汣柒

杰佣雷安不拆逆
沉迷凹凸第五
嘉瑞金杂食

《沦陷》Chapter2. 游戏

关于那个庄园的传闻太过吓人,所以并没有马车愿意载他去那,幸运的是庄园离这并不远,他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才买到一匹马,骑着它带上些干粮上路了。
奈布庆幸自己不是路痴,否则早迷路了,庄园外的空地区域一片荒芜,枯黄的杂草与细碎的乱石,树光秃秃的只剩下枝干,乌鸦不时飞过,发出刺耳的叫声。
离庄园越近雾越来越大,能见度非常的低,身下的马儿不愿再前进,它似乎感到了危险,奈布无奈地下马,放它自己离开,他独自前往庄园。
走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看见庄园的大门,这时大风刮起,吹得奈布衣摆飞扬,他把兜帽戴好,“嘎吱”一声,本关的严实的黑色大门突然自己打开了,像欢迎奈布的到来一般。
奈布跨步走进去,大门一点点关上,一只乌鸦飞到奈布肩头,叫了一声向庄园中其中一座屋子飞去,奈布跟上去。乌鸦飞的并不快,似乎是在等奈布,怕他跟丢似的。
快到那间屋子时,奈布远远看到一位身着黑羽白裙礼服的女子站在门口,奈布知道,她就是那位夜鸢女士没跑了。
来到她跟前,夜鸢提裙屈膝行礼,轻声道:“您好,萨贝达先生,欢迎您来到欧利蒂斯庄园,加入我们的狂欢之夜。您来的很早,这三天暂时不会开始游戏,要等到三天后所有人到齐,您可以先熟悉下环境,以及游戏的规则,希望您能笑到最后。”
奈布的脸藏在阴影中,淡淡地说了句:“谢谢。”
夜鸢似乎笑了笑,但由于她戴着面具,看不清她的表情,她转身打开房门,做出邀请的姿态将奈布迎了进去。带他上了三楼,将其中一间房的门打开,并把钥匙给予他,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房间很整洁,一张单人床,木质桌椅,墙上挂着油灯,还有一个钟表挂在上面,一面镜子,镜子旁是窗户,拉开窗帘,便可以看到主屋,那是监管者的住所。
打开桌子上放的信封,写了游戏规则和注意事项,如果到游戏开放的日子,晚上六点时会有钟声响起提醒所有求生者们去到餐厅。除了餐桌旁四个椅子以外,后面还有一排椅子是所有求生者的等待区域,而求生者们要坐在他们各自的椅子上,六点十分时被选中的四个玩家他们的椅子会看不见。而监管者都在餐桌前方的幕帘后坐着,他们可以自由选择谁去当此轮的监管者,一般的话都会轮着来。
如果没有钟声响起便表示今晚游戏没有开放。
现在是下午两点,还早,奈布下楼在餐厅里吃了些东西便出去散步,结果远远便看见了四个不得了的人。
裘克、斑恩、杰克以及瓦尔莱塔,似乎刚从主屋出来,奈布此时正坐在屋外的围栏石柱上,差不多有两米五高。杰克貌似发现他了,四个人顿了顿,然后都向他的方向走来。
奈布:“?????”游戏时间没到屠夫应该不能砍人吧??
而四人那边,瓦尔莱塔说道:“那小家伙是新来的吧,怎么爬上去的,那么小一只。”
斑恩道:“不知道啊,邀请函我记得才刚发不到一天吧,居然来的那么快。”
裘克:“咦嘻嘻嘻嘻,看到我们走来居然不跑~我记得那些人类不是都很胆小么?”
杰克不语,不知在想什么。
奈布淡定地看他们走近,本来高大的监管者们反而成了仰视他的那一个。四人除了杰克与瓦尔莱塔以外都没带武器,奈布打量着他们四个,他们也同样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家伙。
“小家伙,你不怕我们么?”瓦尔莱塔最先打破沉默开口道,但奈布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不是不能说话吗?”这是信封里写的,奈布自然是不信的,只是故意逗他们一下。
瓦尔莱塔: “……”
杰克道:“这位先生,不能说话并不是不会说话,无视女士的问题是否不太好呢?”
奈布面无表情道:“哦,抱歉,那为什么要怕呢?”
斑恩嘴角抽了抽,心道这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啊。
裘克笑嘻嘻道:“因为我们是要将你撕碎的人啊~”
奈布一脸冷漠:“游戏没开始就能杀人了?”
裘克:“……不能。”
裘克:“………………”Fuck!
奈布:“呵呵。”
其他三人:“……”
裘克感觉自己的智商被鄙视了,阴森森道:“是不能杀人,但能打人。”
奈布:“哦。”你打的到再说吧。
裘克伸手试图打他,然后他就发现他打不到,围栏太!高!了!
裘克:“……”md!!
斑恩不知道是该同情气得跳脚的裘克好,还是该同情被裘克记恨上的小家伙好。
“不用跳脚,想想其他三个也打不到【特别是蜘蛛】你就平衡了。”
突然中枪的三人:“……”
奈布默默躲开几个蜘蛛网,一脸淡定。
杰克挑挑眉,总觉得这小家伙是在故意气他们,然后注意到奈布脖子上的黑色项圈,这是雇佣兵的标志。怪不得,他的游戏身份,是佣兵吧。
有趣,游戏还没开始就在为队友着想,不怕死的挑衅他们让仇恨值都在他身上,队友好有时间开机不被追杀。
杰克示意几人先回去,裘克在临走前瞪了奈布一眼才离开。
奈布目送他们离去,总觉得他故意拉仇恨被发现了。
发现就发现吧,反正到时候在他们面前乱晃不信他们不来追。
得先跟队友们商量下对策呢。

回到主屋,杰克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几人,道裘克不屑地冷哼道:“三天后他必死无疑,竟敢挑衅我,非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他敢这么做肯定是有些资本的,最好注意点。”杰克用洁净的手帕擦拭这泛着银光的刀刃,平静道。
斑恩和裘克一样不以为然:“那小家伙细胳膊细腿的,能有多大能耐,跑几步就不行了。”
瓦尔莱塔道:“再细胳膊细腿也是能爬上两米五的围栏准确躲开我蜘蛛网的人,还在那么狭小的范围。轻敌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吃亏的时候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你们说的那人,”里奥从楼上下来,“夜鸢已经把大概资料给我了,他叫奈布·萨贝达,从小就跟战争脱不开关系,十岁左右就上了战场,在战争中厮杀了十多年,后来退役又做了雇佣兵,也是为人杀人卖命,凶狠程度可不比我们差,而且他手上粘上的人命,或许比我们还多。”
杰克有些意外,道:“夜鸢是怎么把这么个人找过来的。”
裘克有些不相信:“他那一捏就碎的样子,能这么厉害?”
“谁知道呢,但必须快点杀了他,不然,可能会有麻烦。”里奥坐在沙发上,将资料递给杰克,照片中的奈布,有些阴戾,冷冽的脸庞却十分清秀,像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这样的外表,真的具有很强欺骗性呢。

三天后,参加狂欢的玩家们都齐聚一厅,十几个人很快就相互熟悉了,奈布告诉他们如果和他做队友时,专心开机,他去溜屠夫,路过箱子时帮忙开一下,道具放地上他好随时对付屠夫。
老玩家对此表示担忧,因为屠夫的厉害他们已经了解得十分深刻了,奈布一个刚来的新人为此送命就得不偿失了。奈布让他们不要担忧,反正总得有人来溜屠夫,大不了就是死了,而且他还能在椅子上坚持很久拖时间,而且他有后遗症修机慢,还不如发挥自己的特长。
最后他们还是妥协了,告诉他如果被屠夫砍到一次就赶紧甩开让他们来治疗,奈布点头答应。
钟声响起,求生者们坐到椅子上,监管者也到达了幕后,裘克坐在等待区的沙发上,而这轮的玩家也被选了出来。
分别是佣兵——奈布·萨贝达,医生——艾米丽·黛儿,律师——弗雷迪·莱利,“慈善家”——克利切·皮尔森。
钟声再次响起,周围的场景也变成了圣心医院。
奈布刚好在二楼的出生点,心道:“真是天助我也。”
他看着地板上的两个破洞,眼中有了笑意。
游戏开始。
TBC
裘克要倒霉了哈哈哈哈哈
求评论好吗~~没人说话好冷清啊嘤嘤嘤QAQ

评论(9)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