汣柒

杰佣雷安不拆逆
沉迷凹凸第五
嘉瑞金杂食

《沦陷》Charter3. 人皇

注:真人版的只是自由度高了很多,有点像全息游戏,仍有游戏规则限制,屠夫打人必须停下来几秒,而且打两下人类必倒等。
但是我这里有个私设,人类可以打屠夫的,进入这种战斗状态,被屠夫打两下不会倒下,屠夫必须真的打趴人类,而人类也可以打趴屠夫,只要有那个实力。

远远听到了小丑的笑声,但胸前戴着的紫红色爱心并没有跳动与发亮,刚好二楼刷出了密码机,他故意炸机爆点,甩甩手,有点疼。
等了一会儿便有心跳声响起,奈布随便点了点密码机,心跳声越来越大,很快便看见了红光。
他站在破洞旁等裘克,裘克一进来便看见傻站着的佣兵,发出诡异的笑声,提着电锯向他走来,佣兵站在他对面看他走近。这个洞两边都是贴墙的,特别窄,好不容易来到佣兵的位置,奈布却又跑到了对面,反复几次竟拿他毫无办法,气得他直挥电锯,然后重心不稳,一脚踩空掉到了一楼。
裘克:“…………………”
奈布:“噗!”他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宣告破裂,忍不住笑出了声。
裘克:“…………………”
他面具下的脸气的扭曲,再次冲上二楼,跟奈布绕圈,但每次要砍到时都被他反向走位躲开,然后再次掉到一楼,奈布太会躲了,根本砍不到他!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裘克气的哇哇大叫,奈布在上面憋笑。
在这个无敌点溜了五六分钟,大门电闸启动的号角声响彻庄园。
裘克:“………………………”我想升天。

弗雷迪那边正在跑向大门,艾米丽问道:“这局屠夫谁啊?怎么一直没看见人影也没打到人?”
克利切道:“是小丑裘克,他被奈布溜疯了,我在医院门口看见小丑不停从二楼掉下来然后又上二楼再掉下来,反复好几次了,也不知奈布怎么做到的……”
弗雷迪输入密码打开了大门,道:“等等奈布吧,别让他一个人。”
艾米丽点头道:“奈布好厉害啊,本来怕他一个新人会吃亏,没想到把屠夫溜得团团转,而且还是裘克,他的电锯真得恐怖……”她说着想起了什么,有些胆寒。
弗雷迪和克利切的表情也有些心有余悸,赞同地点头。

奈布再次把裘克坑到一楼后便跑去二楼走廊的一个门洞,一个天降正义跳了下去,扶着墙故意往月亮门跑。正在楼梯的裘克听到了佣兵使用道具时的冲刺声,立刻跑出去,只看到一个黑影远去,传送去月亮门发现这门都没开,明显走错了,那小逼崽子故意骗他往这传,然后跑到另一个门那!!
很快他就得到提示,四个人全部逃脱。
裘克:“…………………”老子要弄死他!!!
游戏结束。

四人成功全部回到庄园,在餐厅等待的几人一惊,这才多久,就出来了,而且还一个没死,十分钟都没有吧???
奈布坐下来吃东西,艾米丽几人把经过告诉了其他人,空军玛尔塔有些不可置信,向奈布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奈布将食物咽下去喝了口水,缓缓道:“圣心医院二楼有两个地洞,可以绕屠夫,基本上屠夫挥刀就很容易掉下一楼去,而且砍不到你,当然不会骗刀和反向走位的就别试了。”
“这也行??”玛尔塔震惊。
奈布点头,继续吃东西,没再说话。

主屋内,裘克气得跳脚,其他几人在沙发上沉思,发生了什么夜鸢已经告知他们了,里奥道:“有点难办了啊,还好地图有三个,不可能都是圣心医院,我们中总有一个能抓到他的。”
除了杰克以外其他几人都点点头,杰克总有种预感,那个小佣兵第一次参加这场游戏就找到一个这么久都无人发现的无敌点,能耐肯定不止这么点。
果不其然,第二天里奥就被打脸,杰克预感灵验。
第二次游戏里奥亲自上阵,在军工厂的废墟被溜得怀疑人生,头被板子拍烂。他在四人开大门时好不容易打到特蕾西和幸运儿每人一下有了一个傀儡娃娃,被拆了也就算了,两个大门都打开后他们四个都没走,他愣是找不到人。守门守了半天也没人来,乌鸦也没给提示,幸运儿和特蕾西也成了满血,他正打算往另一扇门走去,突然被玛尔塔打了一枪,终于发现那四个小逼崽子全躲在娃娃的头里!!!【被拆掉的娃娃没有实体,但有贴图,可以躲在里头蹲蘑菇】
因为这一把的原因,娃娃被拆之后仍有实体,不能蹲在里面了,但求生者们已经都笑疯了,这个办法也是奈布教他们的,万万没想到还能这么做。
第三次斑恩上阵,在红教堂的墓地和花园绕的头晕,还被板子砸了无数次,最后,他居然被卡在墓碑里出不来了,鹿角被卡的动都动不了。
斑恩:“…………我说你怎么一直在这绕原来是等在这坑我。”
奈布面无表情地比了个“V”,然后去找队友去了。
两分钟后全部逃脱。
斑恩:……
第四次到了瓦尔莱塔,开局两分钟她一直没见到人,密码机却已经被修好两台了,有机械师速度就是快,但她依然没找到人。终于在小木屋旁看到了奈布跑来,跟他一起的有克利切和前锋威廉。
瓦尔莱塔:“?????”这是要干嘛,等等!奈布手上拿着什么,手电筒?!!
然后下一秒,瓦尔莱塔的眼睛就没能睁开过,要瞎了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对着瓦尔莱塔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灯光照射,每次瓦尔莱塔扭头想打他们时威廉都会冲过来把她撞晕,简直绝望。特蕾西很快就修好了机子打开了大门,然后操控傀儡围观,笑得几乎晕过去。
手电筒被用完后,几人才齐齐溜了。
据说这一次后,瓦尔莱塔整整在房间内待了一个星期都没出来。
还没轮到杰克,游戏就先告一段落了,要给求生者一些休息时间。虽然大家都觉得监管者更需要,四天下来一个人没抓到不说还受到了严重的精神打击,简直哭晕在庄园。
奈布托夜鸢帮他把几个他做的人偶送给瓦尔莱塔,毕竟那一把他们真的太丧心病狂了。虽然艾玛他们觉得比起瓦尔莱塔杀了这么多人来说,他们只照她眼睛真的太仁慈了,而且她还没瞎呢,海伦娜一个盲人都来参加这场游戏了,出个瞎子监管者有任何毛病吗?
奈布表示没有毛病。
夜鸢说人偶瓦尔莱塔收下了,只是她什么都没说。
收下了就行,总比不收好,奈布点点头,对夜鸢表示感谢,夜鸢摆手笑了笑便离开了。
奈布现在在求生者中很受欢迎,人送外号“人皇”,只是园丁小姐姐艾玛有点担忧杰克,目前屠夫中最强的就是杰克,万一奈布遇上吃亏了怎么办?
奈布表示杰克除非贴脸否则是砍不到的,不过杰克的智商情商都在那几人之上,应该很难糊弄,让他们谨慎点,开了大门就走不用管他。他表情很严肃,众人都不敢反驳,只能乖乖答应,让他小心。
两天后游戏再次开始,求生者阵营有:佣兵,盲女,园丁,医生。
刚进入地图便听到了心跳声,是红教堂,他正在墓地这边,而杰克只能用板子和窗子溜,必须把他引到这里。奈布跑去找杰克,很快便看见了红光,杰克穿着玫瑰色的燕尾服,哼着四小天鹅的曲调,游刃有余地迈着长腿,明明是走路却比跑的还快,左手上的刀刃在月光下泛着冷光,令人不寒而栗。看那指刀长的不行攻击距离实则短的要命,他以前用屠夫玩杰克,隔板刀很容易被爆头,隔窗基本不可能,跟他玩反向走位是作死,直线除非贴脸否则别想打到人,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滑步蓄力出刀。
奈布跑到杰克面前调戏【划掉】挑衅他,然而杰克直接把他无视了直接从旁边走过去。
奈布:“…………”这是不理我的节奏吗??
杰克用护腕在杰克旁边跑来跑去,杰克依然雷打不动地找他其他队友。
奈布:“………………”幸好提前让小姐姐们苟一点,不然这把就GG了。
杰克走了大半圈都没找着人影,疑惑地停下脚步,然后下一秒,一个柔软的物体撞到了自己的怀里。
杰克:“???”
奈布:“…………………………………”我敲我冲反了!!!!
玫瑰花的香气萦绕在奈布鼻间,他突然觉得脸热热的。
杰克低头看向这个一头撞进他怀里的小佣兵,脸上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冷漠,而是一脸懵逼,白皙的双颊染上了绯红,无措的样子很可爱。
他挑眉勾了勾唇,用右手轻轻捏了捏奈布柔软的脸蛋,奈布回神,然后“……”了一秒,立刻退后,左手捂着被捏的地方。
杰克道:“你就不能去解码么,又不抓你。”低沉磁性的嗓音让奈布的脸又热了几分,甩甩头,回答道:“我有战场后遗症,解码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杰克:“战场后遗症?”
奈布:“电机运作的声音让我很难受。”
杰克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有这么个后遗症,开口道:“左右我也找不到人,那我就抓你看看吧,看你有没有那群家伙说的那么可怕。”
TBC
写了一万年的第三章。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