汣柒

杰佣雷安不拆逆
沉迷凹凸第五
嘉瑞金杂食

《沦陷》Charter4. 荆棘

奈布愣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跑,杰克跟在后头。
还是那熟悉的墓地,奈布跑的飞快,瞄了一眼后面,雾草在蓄力!!
一个前扑强行躲开一巴掌,跑到板区假装离开,实则躲在后面,红光靠近那一刻一掀!好的爆头,刚好旁边有个箱子被队友打开了,手电筒放在旁边,果断拿起来照亮杰克先生的美。
杰克把头扭开躲开了照射,右手揉了揉被打痛的头。
终于知道为什么里奥天天喊着头疼了……
来到下一个板区,杰克犹豫了会儿,最终选择反绕。奈布悄咪咪走到板子中间,等杰克来到他这边又跑到杰克刚才站的地方的板后,红光靠近又是一个爆头。
杰克:“……”
得,稍微放点水就对这小家伙毫无办法了。
蓄力。
墓地的板子用完了,奈布正往花园跑,正打算扶墙然后发现杰克的指刀已经离他很近了,奈布一惊,正以为自己要被打一次时发现杰克突然犹豫了一下,打偏了。
奈布愣了一下,往教堂跑去,大门电闸的电启动了,在大门附近溜实在不是个好决定。
在教堂中央奈布停了下来,队友已经都跑了出去,只剩他一个了。
杰克也停了下来,奈布正要转身,可突然有人提起他的后领,他双脚悬空,一脸懵逼,还没反应过来就靠在一个冰冷的怀抱中。
奈布:“?????”
杰克抱着他,从容地顺着红毯走向大门,经过花园一个个座椅来到打开的大门,再把他放了下来。
看出了奈布的疑惑,他轻笑一声道:“放三个也是输,放四个也是输,没差。”
奈布:“……”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杰克:“怎么,不走?想多陪我会儿?”
奈布:“……”扭头就走。
杰克无奈地摇摇头:“真无情……”
“谢谢。”
佣兵的身影逐渐消失,轻声呢喃的二字随着风飘到男人的耳旁。
“呵……”
“不用谢。”

回到餐厅的奈布耳尖红红的,艾米丽几人围过来,看他有没有受伤,奈布摆手表示自己没事,便上楼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坐起身向窗边走去,拉开窗帘,对面便是主屋,一片漆黑,大厅似乎有微弱的火光。
奈布望着那微微出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杰克这个角色在游戏中人气一直更高,又帅又绅士,声音也很苏,而且还有专属的公主抱,深受广大玩家的喜爱。可惜再帅再苏也是个变态杀人狂,之前他对杰克一直不感冒,可今天他似乎被杰克狠狠地撩了一把……
醒醒!你可是直男,怎么能这样就动摇自己的性取向!!
奈布甩甩头,把杂念统统清除,叹了口气。

杰克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一如既往地擦着指刀,哼着小曲,心情颇为愉悦。
裘克翻了个白眼,“一个都没抓到心情还那么好,平时不是挺能的嘛怎么抓不到人。”
杰克:“发现了一件趣事,再说了,你们都没抓到我又为何得抓到呢。”
裘克的脸扭曲了,似乎想起了前几天的事,然后一声不吭地看着窗外。
瓦尔莱塔从楼上下来,巨大的机械背上背着几个漂亮的小人偶,她把两个人偶分别扔给了沉默不语的两人。
裘克接住人偶,诧异地挑眉道:“你做的?”杰克也看向她,等着解释。
“不是我做的,是那个小佣兵做的,前几天让夜鸢拿过来送给我的,说是赔礼。”瓦尔莱塔把属于里奥斑恩的人偶放在他们各自的沙发上。
“赔礼?他疯了?给我们这些要杀了他的人赔礼?”裘克惊悚道。
杰克也很惊讶,这小家伙脑子里都想的是些什么?
“这不是重点,”瓦尔莱塔咪起眼,“重点是……他好像很了解我们的过去。”
裘克一怔,低头看人偶的模样,然后愣住了。
人偶便是他自己,但没有戴面具,是他本来的脸,一张永远都是愁容的脸,人偶手上拿着笑脸面具。
瓦尔莱塔的是她曾经没被装上机械的模样;杰克的人偶面具也被取下,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斑恩的人偶脸一半怒容一半笑容;里奥的是他曾经未被毁容的模样,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七八岁大的园丁。
“他是怎么知道的……”裘克表情复杂。
里奥这时从外面走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三人看向他,他身后跟着斑恩。里奥开口道:“又要来两个新监管者,都是从东方来的,一男一女。都很厉害,明天便会搬进主屋。”
“新人?还是东方来的?”瓦尔莱塔有些惊讶。
裘克的注意力也转移了过来,道:“很厉害?东方的人都瘦瘦小小的,能多厉害?”
里奥默了一秒,幽幽道:“你想想那个佣兵的体型……”
裘克:“…………”
瓦尔莱塔:“说道佣兵……他做了几个人偶给我们,我把属于你俩的人偶放在沙发上了,你俩……自己看看吧。”
里奥挑眉,走到沙发旁将人偶拿起来看,瞳孔一缩:“这?!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夜鸢她……?”
斑恩:“不可能,夜鸢没事把这些告诉他做什么?”
里奥:“也对……但,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无人回答。
主屋内陷入了沉默。

奈布在床上久久未眠,他睁眼看着天花板,眼神有些涣散,他又想起了十五岁那年的事,以及他那五年未见的哥哥。成年后,哥哥留下了一张纸条就离开了家中,也不知去了哪里,五年渺无音讯。
哥哥离开后,他才做了杀手,渐渐有了不少名气。而二十三岁的他一直都没有跟谁谈过恋爱,也从没喜欢过谁,只因他那名义上的父母包括他的哥哥,都对他说过一句话——不要轻易爱上别人。
他一直不知道原因,知道看了哥哥留下的那张纸条,他才知道为什么。
他和他哥哥这一辈不知道为何,一但爱上一个人便会死心塌地爱这一人,并且若这人背叛了自己,便会变得无比偏激,很大几率会杀了那人再自杀,就算不杀那人,也必定会自杀。
奈布去查过他那些早无联系的亲戚们,也证实了这件事,他的表兄弟姐妹或是堂兄弟姐妹们不少因爱错了人后自杀,或是与那些骗了他们的人玉石俱焚。
他一直记得那句话,这么久也并不觉得一个人不好。
他不知道一直这样是否正确的,但他知道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眼瞎而毁了自己的一生。
TBC
哥哥要来啦,嘿嘿嘿~监管者之一pwp
目测这文十几章正文完结,番外会很多,车也会有呢。

评论(2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