汣柒

杰佣雷安不拆逆
沉迷凹凸第五
嘉瑞金杂食

【杰佣】《错过》

【码的一篇be短文,与沦陷无关,新设定新人物性格,祝食用愉快。】
1.奈布拿着邀请函,来到了这座传说中的庄园,一只夜莺鸟从大门的栏杆上飞下去,变成了一名戴着鸟嘴面具,身穿维多利亚时期礼服的女子,她提裙微鞠躬,道:“等候您已多时了,萨贝达先生,请随我来吧。”
说着便转身向庄园内走去,奈布将心中的疑惑压下,跟着那名女子向其中一间屋子走去,庄园很大,略显荒凉,而且安静得有些过分了,几只乌鸦飞过,发出不详的叫声。
进入屋内,只有微弱的火光照明黑暗,一名男子坐在沙发上,微笑地看着奈布向他走近,开口道:“很高兴您如约而至,萨贝达先生,希望您能在游戏中顺利的存活下去,这是属于您的庄园通行证,我是这座庄园的主人。夜莺,带萨贝达先生去他的住所。”
夜莺:“是。”
奈布仍是安静地跟在她身后,将庄园通行证放入胸口的口袋中,夜莺这时开口了。
“说实话,您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安静的玩家了。来参加这场游戏的,或多或少都会有疑问。在看见我从鸟变成人的时候,更是会发出惊呼。”
“而您只是惊诧了一瞬。”
奈布抬眼与她对视,开口说了至今第一句话。
“试探我有意思么。”
2.夜莺笑了。
将奈布带到他的住所,把钥匙交给他,临走前她道:“为我刚才的失礼道歉,愿您不要介怀,今晚记得到一楼的餐厅去,新人来的第一晚都会去参加游戏,希望您能存活下去。”
奈布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着夜莺离去后关上了门。
拉开窗帘,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冰冷的蓝眸中毫无波澜。
像一个毫无感情的提线木偶,被布料遮掩下的身体残破不堪,但让人以为空空如也的内里,深藏着伤痛。
是谁让他再次鲜活?在美好后使他更加死寂。
3.夜暮降临,奈布下楼向餐厅走去,已经有三人坐在那就餐了,一名头戴魔术帽的男子正与一名把玩手电筒的男人交谈,另一名身穿西装的男人坐在稍远处看着地图,听到响动三人都顿了顿,看了一眼奈布,又开始坐起自己的事。
显然,他们对新来的成员并不感兴趣。
奈布并不介意,找个位置坐下便开始吃东西。
这是寓意着最后的晚餐么?
如果没有活下去,倒也确实是了。
钟声响起,周围的场景像褪色一般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奈布已经不在餐厅了,或是说,现在已经在游戏之中了。
红教堂,这里似乎曾有过一场未完成的婚礼。
再进入庄园后,邀请函的后面便出现了游戏规则,求生者解完五台密码机打开大门逃离即可,在这期间会有一名监管者来杀死他们,要躲开监管者的追杀,无时间限制,四名求生者只能在死亡与逃离两者中脱离游戏。
4.奈布小心寻找着密码机,找到后开始破解。四周开始起雾了,能见度较低,所幸奈布视力很好,仍能看清远处。
电机发出的噪音让他忍不住蹙眉,太阳穴突突跳着,恍惚间想起战场厮杀的日子,硝烟弥漫,血染大地,枪声,叫骂声,电机发出的噪音糅合一团。
手指突然一疼,将他从糟糕的回忆中拉出,但这并不令他感到高兴,因为电机爆炸的声音会引来监管者。
他揉了揉太阳穴,下次可不能再走神了。
找个地方躲起来,却并没有心跳声响起,奈布走回去继续解码。
奇怪。
为什么这么久,才解了两台密码机?
一声惨叫响彻天际,奈布一惊,便看见一个人被绑在火箭椅上飞上了天,然后坠落下来,摔成一摊肉泥。
5.是他,那个穿西装的男人?!
又是一声惨叫,这次轮到了魔术师。
奈布心中浮起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的队友已经都被抓人,只剩下他一个了。
心跳声响起,奈布立即走人,看向身后却只有一片红光,并没有监管者的身影。
会隐身?是……杰克?!
红光渐近,奈布使用护腕拉开距离,对地图不熟悉的他常走进死角,只能靠护腕逃脱,很快护腕使用完了。后背被撕裂的剧痛席卷全身,牵扯了曾经的旧伤,奈布闷哼了一声,咬牙倔强地继续跑,鲜血浸湿了衣裳,在地上留下了大滩血迹。
监管者在原地愣了片刻,再次追上来,奈布感觉脚步越来越沉重,像灌了铅一般,因为失血过多而感到头晕目眩,呼吸变得困难。
要死了吗?
奈布被一块石头绊住了脚,向前扑去,他下意识闭上双眸,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
但下一秒,他却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中, 玫瑰花的芳香扑鼻而来。那人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轻柔地将他抱在怀中,奈布睁开双眼,只看见白色的面具。
6.奈布被杰克抱去了地窖旁,轻轻将他放下,奈布抬头看他,杰克将面具取下,行了一礼,低头道:“下手这么重真抱歉,我没想到你身上有这么多旧伤,小心伤口,从地窖离开这儿吧。”说着对奈布露出温柔的笑。
“为什么?”放他走。
“我一向都会放走最后一个,一般女士优先。”
“……”原来他并不是特殊的,不过是运气好。
“但,”杰克轻笑了一声,“今后就是你优先了。”
“诶?”奈布一怔。
“这么年轻身上就有如此多的伤口,就当是我心疼你吧,还不走吗?”杰克轻揉他的头。
奈布看着他脸上温柔的笑,死寂的心似乎又重新跳动起来。
7.自从那次游戏结束后,奈布就经常和杰克待在一起,杰克待他的温柔令他贪恋,就像寒冬中的人遇见温暖的火光。常年在死寂中行走的他,即使是飞蛾扑火,化为灰烬,也不愿离去。
他知道,他喜欢上了杰克。
而令奈布感到最幸福的是,杰克也喜欢他。
他俩成为了恋人。
求生者和监管者。
奈布从未奢求过自己能跟杰克在一起,对于他来说,能与杰克待在一起聊天,陪在他身边就令他很开心了。
那样温柔绅士的人,怎么可能是他配得上的呢?
可偏偏,这人是喜欢他的。
8.和杰克在一起后,夜莺来找过他。
“奈布,杰克他是监管者。”
“我知道,但他不会伤害我。”
“不,”夜莺摇头,语气苦涩,“你不懂我的意思。”
监管者,都是被囚禁在这座庄园的怪物。
怎么会有情感呢?怎么能有情感呢?
可奈布不知道,他很快就遗忘了这件事。
但遗忘的事,总有被重新记起的那一天。
9.艾米丽给奈布受伤的伤口上药,边弄着边像是无意开口道:“萨贝达先生为什么会参加这场游戏呢?”
“因为奖金。”
“是吗……那萨贝达先生知道关于这所庄园的传说么?”
奈布摇了摇头,他只知道这座庄园是受不少人惧怕的古怪之地,其他的,并不清楚。
“听说来参加这场游戏的人啊,都是为了与恶魔做交易呢。”
“交易?”
“是的呢,只要存活三个月,就能跟恶魔做交易,代价是——我们的灵魂。”
“你是为了这个而来的?黛儿小姐。”
“这仅仅是听说罢了,至于为什么来这。谁都有秘密,萨贝达先生。”
10.杰克带着奈布去了他的玫瑰庄园,他最爱的便是红玫瑰。
红玫瑰的花语是爱情,杰克将盛开得最美的几枝赠与了奈布,两人在花田中拥吻着。
他们在此许下了誓言,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戴着杰克给他的银戒,这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奈布笑得很温柔,总是冰冷的蓝眸似是被融化了,变成了水。
这一切美好的如梦似幻。
一直有些患失患得的奈布,在这一刻也觉得这会是永远。
11.火光再温暖也是能将人灼伤的。
玫瑰花象征着爱情却带着刺。
盛开得再美的花总会凋零的。
誓言总有打破的那一天。
梦再美好终究是梦,总会醒来的。
再被伤害的心,变得更加破碎不堪。
12.杰克是在某一天突然对奈布冷漠起来的,对他不闻不问,也再没找过他,即使在游戏中碰上,也对奈布熟视无睹。
两人在一起已经快三个月了,在这之前,分开时间有一天都是不可能的,奈布本以为是他最近太忙,可后来他发现,杰克是真的不想理他了。
是对他玩腻了吗?
奈布坐立不安,心中被压下的患失患得再次升起,他手中紧攥着杰克送给他的银戒,终于是离开了房间去寻找杰克。他想问问他,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还是说,这从一开始就是他的一场游戏?
在走廊遇到了艾米丽小姐,他开口问道:“黛儿小姐,您有见到杰克吗?”
艾米丽停下脚步,开口道:“杰克吗……?他和伍兹小姐在玫瑰花园里呢。”
——和伍兹?
奈布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匆匆和艾米丽道谢,向玫瑰花园跑去。
除了夜莺和庄园主外,他人都不知道他与杰克的关系的。
13.奈布远远便听到了杰克的声音。
“伍兹小姐,您轻得如羽毛一般,真的有好好吃饭吗?”那温柔的表情就和曾经对他那般,如出一辙。
男人怀中的少女羞红了脸庞,不知该如何应答。
远远看去,两人就像童话中的公主王子一般,不容外人插足。
奈布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看着二人亲密互动。
泪水无声落下,他却笑了。
眼中却满是绝望。
14.为什么会难过呢?明明早就预料到了不是么。
那样的人,本就不会属于他。
为什么,为什么呢?
又是这样的结局。
15.没有人生来便是死寂的,奈布亦是如此。
几乎一生都在战争度过的他,遇上杰克之前,也曾深爱过一人。
那人和杰克极像,他们相爱了整整五年,奈布本以为他们真的能成为永远。可战争结束后,那人转身与别的女人订了婚。
奈布也因此成为了行尸走肉。
直到遇上杰克的他再次鲜活起来,可如今,杰克将他推下了更深的深渊中。
万劫不复。
16.奈布离开了庄园,请求庄园主保存了他的记忆。
庄园主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将他的庄园通行证收回。
奈布没有在庄园留下任何他存在过的痕迹,但带走了在庄园中的记忆,以及杰克赠与他的银戒。
庄园的人们似乎都渐渐遗忘了他。
17.几年后,一名戴着兜帽的青年来到这座已经无人的庄园。
他驻足在大门门口许久,一位路过的旅人注意到了他,问道。
你在等谁?
青年平静如水的蓝眸中起了涟漪。
他回答道。
他没有等谁。
谁也不会来。
而他胸前挂着的银戒,微微发亮。
END

隐在雾中的男人轻声开口道:“他走了吗?”
“嗯。”
“那就好。”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