汣柒

杰佣雷安不拆逆
沉迷凹凸第五
嘉瑞金杂食

【第五人格】《无人生还》全员虐向,be

【注:文中有微杰佣,欺诈,园医,雷者慎入】

【内容参考雪夕太太《无人生还》手书,少许地方修改】

【搭配bgm:rise-john dreamer食用更佳】

1.昏暗而又破败的房屋内,一名穿着棕色风衣的男子提着油灯,拿着一张张纸翻阅着。

——可怕的声音又来了。

——我的天啊……这该死的游戏!

——谁来救救我?!

男人的表情渐渐从惊讶变为恐惧。

……

…………

游戏开始。

2.艾玛和弗雷迪走在一起,刺骨的寒风吹起两人有些破损的衣袂。

艾玛有些茫然无措地走着,心中的不安渐渐蔓延,而她身旁的弗雷迪眼镜下的眸中闪过决绝。

“分头行动。”

“好的,弗雷迪先生。”

密码机运作的声音滴滴答答响起,艾玛轻哼着小时候父亲经常给她唱的歌平复心情。

黑红的残影在身后闪现,心跳声乍然响起,红光围住了她,艾玛瞳孔紧缩,心中一惊,立马收手向远处跑去。

头上缠着绷带的男人跟在少女身后,手中的刀刃不知为何却没有举起。

他在迟疑。

3.修完一台电机的弗雷迪抬头看了看四周,将地图拿出看了看。

地图上艾玛的标志被血色荆棘缠住,说明此时监管者正在追她。

“伍兹小姐……”

弗雷迪手中的地图掉落在地,他向艾玛的方向跑去。

——我要去救她!

艾玛的后背被砍了一刀,她捂着胸口继续向前面跑去,当她再次要被砍到时,一个白影把她推开,替她挡住了这一刀。

4.弗雷迪被挂在钩子上,西装上血迹斑斑,脸上缠着绷带的监管者看着他,眼中的红光大盛。

他将刀刃举起,狠狠地刺了下去。

眼镜落在地上,已然破碎。

飞溅的鲜血淋在了上面。

——弗雷迪,阵亡。

正想将刀刃取出的监管者,却被少女扑倒在地,用匕首刺穿了胸口。

——里奥,阵亡。

5.少女跪坐在监管者的背上,衣服被温热的鲜血染上颜色,她早已泪流满面。

手指颤抖地将匕首取出,把已经停止呼吸的那人翻回正面,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直戴着的帽子拿下盖在他的脸上。

她笑了,抬头看着天空,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闭上眼,泪流不止,却仍旧带着微笑,像是解脱了。

——父亲……来生再见。

——艾米丽,我的天使,再会了……

——艾玛,阵亡。

6.玛尔塔和威廉相遇,她对着威廉笑了笑。

“我去那边看一看。”

“好。”

心跳声却在两人即将分别时响起,红光笼住了二人,两人大惊,向后看去。

小丑的尖笑响起,滑稽而又恐怖的笑脸面具盯着他们,手中的电锯举起,向他们砍了过来。

玛尔塔扭身躲开,将放在腰上的手枪举起,对准小丑。

7.小丑却把电锯挥过来,玛尔塔瞪大双目,手中的手枪滑落,跪倒在地,捂着受伤的手。

她将手枪再次拿到手上,但电锯已经在她的头顶上准备落下。

一阵风刮来,威廉冲过来把玛尔塔抱起向废墟里跑去,躲在墙后。

“我去把他引走,你趁机快逃。”

威廉将她放下,对她说道。

“……”

玛尔塔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中已满是决绝。

“一个军人的尊严不允许我逃,很抱歉。”

8.两人相视一笑。

玛尔塔轻轻道:“只可惜……飞机这个愿望要等来世了啊……”

“威廉先生……”她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威廉已经冲了出去,玛尔塔一惊。

他向着小丑撞去,小丑扭头看向他,两人撞在了一起,但当威廉抬头时,却发现小丑并没有晕过去,小丑举起电锯向他砍去,发出刺耳的尖笑,似乎在嘲讽着什么。

——……金身!

威廉的在死亡前的一刻,想到了原因。

他被劈成了两半。

橄榄球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玛尔塔站在他身后,被鲜血溅了满身,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威廉,阵亡。

9.她举起了手枪,电锯也向她劈了过来,金身的时间过去了。

肉体被刺穿和枪声交织在一起,如哀乐奏鸣。

两人双双倒在地上,手枪从玛尔塔手中掉落,她闭上了双眸,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替你报仇了……

——裘克,阵亡。

——玛尔塔,阵亡。

10.库特拉着海伦娜疯狂地向前跑去,杀手如影随形跟在他们后方。

来到二楼墙角,库特让海伦娜坐下。

海伦娜空洞的眸中闪过疑惑。

库特从包中掏出《格列佛游记》,将它递给了海伦娜,并让她打开了书。

海伦娜怔怔地看着他,库特笑了,即使她看不见。

“带着这本书……走。”

海伦娜缩小,一直处于黑暗中的她听到了肉体被刺穿的声音,温热的液体打湿了她的眼眶。

库特重重地倒下。

11.白光闪起,使穿着燕尾服的优雅杀手被迫捂住双眸,克利切站在前方,手电筒却已经没电了,从手中脱落。

克利切闭上眼,露出了嚣张的笑,他睁眼看了看海伦娜。

然后向已经能视物的杰克扑去,杰克一惊,身后便是走廊的门洞,两人双双向一楼坠去。

“噗呲。”

二人被围栏的尖刺刺穿了身体。

落下去的那一刻,两人竟都觉得解脱。

杰克将红眸闭上,脑海中唯余一人的身影。

——奈布,来生再见……希望下辈子,我们不再会是敌对的。

克利切的眼角流下了泪水。

——瑟维,对不起……只可惜,没能再见你最后一面。

——杰克,阵亡。

——克利切,阵亡。

12.海伦娜站在二楼走廊的边缘,灰色的眸中盛满了泪水,顺着双颊缓缓流下。

这时在不远处听到了蜘蛛的声音,敲了敲盲杖,居然已经在自己的附近,海伦娜捡起手电筒和书,带着两样东西向远处跑去。

特蕾西正在挣脱蜘蛛丝,却听到了海伦娜的尖叫,向那边看去。

她的肩被拍了拍,是瑟维。

他对着她点了点头,露出了支持的笑。

特蕾西拿起操控器,将傀儡全部召出。

13.海伦娜被蜘蛛丝裹住茧刑,却没有再挣扎,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海伦娜,阵亡。

两个傀儡扑到蜘蛛巨大的机械背上,特蕾西和瑟维从废墟中走出,两人双双扑了上去。

蜘蛛一惊,开始挣扎,但却是无用功,她举起机械肢刺穿了特蕾西的背。

特蕾西喷出一口鲜血,将操控器的引爆按钮点下。

“谢谢您……瑟维先生,愿意陪我做这件事。”

爆炸前的那一刻瑟维开口道。

“没关系……我早该死了。”

——克利切,我来陪你了……你怎么能丢下我呢?

“轰!”

火浪吞噬了周围的一切。

——瑟维,阵亡。

——特蕾西,阵亡。

——瓦尔莱塔,阵亡。

14.奈布捂着腰间的伤口,咬牙忍痛。

幸运儿和艾米丽在他一旁担忧地看着他。

“奈布先生……”

艾米丽想给他包扎,但奈布摇了摇头表示不用。

他对着她笑了笑:“我需要治疗的时间太久了……幸运儿就交给你了,艾米丽小姐。”

红光靠近,他戴上了护腕,扶墙跑过了鹿头的身边,残影略过,引起了他的注意。

幸运儿闭上眼,眼角沁出了泪水,他咬牙后又张开,泪水滑落。

——又是这样,帮不上一点忙。

他捂嘴,然后转身向奈布离去的方向跑去,艾米丽大惊。

奈布拿着弯刀正在与鹿头对峙,身上血流不止。

幸运儿突然冲了出来,紧紧抱住了鹿头。

15.鹿头举起钩子,狠狠地捅向幸运儿,幸运儿喷出一口血,脸上满是泪水,但仍旧抱着鹿头不松手。

鹿头将钩子抽出再次举起,想奈布的方向扔了过去,奈布的腹部被捅穿。

他瞪大了双眸,瞳孔紧缩,嘴角流出了鲜血。

大吼着向鹿头冲去,举起弯刀,跳起来将鹿头的脖颈划破,幸运儿歪着头看着这一幕。

——我不再是一无是处了吧……

他瘫倒在地。

——斑恩,阵亡。

——幸运儿,阵亡。

16.奈布跪坐在地,兜帽落了下来,他大口喘息着,怔怔地看着前方。

——再也不会感受到痛了啊……杰克,游戏结束了,我们还能再相见么……

他仰面倒下。

——奈布,阵亡。

17.大门打开的号角声响起,却无人为此喜悦。

艾米丽站在逃生门口,却没有去打开大门,她举起针筒,里面不再是给人治疗的的药液,而是……毒药。

她狠狠地往手臂扎去,毒液进入了身体中,像断翼的天使一般坠落在地。

脸上带着解脱的微笑。

抱歉,医者无能。

——艾玛,还有大家……等我。

——艾米丽,阵亡

18.早已为鬼的艺伎女子在天空上看着这场游戏落幕,血泪从黑色的眼中流出,她渐渐堙灭在银白的月亮之下,消失不见。

无人生还。

End

评论(32)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