汣柒

杰佣雷安不拆逆
沉迷凹凸第五
嘉瑞金杂食

【雷安】《非典型恋爱》伪AA

★雷安,雷安,对家拆家勿入

★非典型ABO设定,伪双A实AO

★私设雷安已交往,diss双方实则秀恩爱

★ooc慎入,雷者慎入,短篇

★文名跟文章没有关系,我只是单纯不知道该取什么了(。)

校霸雷狮和风纪委员安迷修是对冤家。

毕竟一个是校园恶霸,另一个是正义感爆表的三好学生,双方碰撞在一起必定是一场灾难。

互怼还算好的,要是打起来学校公物不免都要遭殃几个。

更糟糕的是两人都是ALPHA,同类相斥,互看不顺眼。

但偏偏这二人刚好住在同一个寝室,而且过了整整两年都相安无事。

外人都不知道为何,因为那间寝室只有他们两个人住,明明相差了一个年级却好巧不巧的分到了同一个寝室。

这大概就是孽缘吧。

安迷修深深表示这的确是孽缘,而且还是一辈子的。

因为雷狮突然的闯入,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脾气居然会那么差,明明在这之前他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后居然会和这样一个恶劣的家伙成为恋人。

而且已经在一起了两年。

大概是自己瞎了眼的缘故,一时脑抽答应了雷狮。

吵闹是必不可少的,有时候严重到可以打起来,虽然到最后他都会把雷狮摁在宿舍上药,然后和好。

雷狮总是以调戏他为乐趣,经常嘲笑他帮助学校的女生却每次都被人家嫌弃。

安迷修虽然是ALPHA,但却奇怪的没有易感期,要知道即使是雷狮,也免不了受到每月易感期的折磨。

安迷修倒不是没有去过医院检查过,但医生告诉他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常。

没有头绪的他只能把这件事抛之脑后,直到他19岁生日那天,与雷狮在家里庆祝时,他才终于知道是为什么。

“安迷修,你身上好香啊。”正喝着啤酒的雷狮突然凑近安迷修,开口对他道。

安静吃蛋糕的他听到这话愣了愣,香?

“奇怪,你信息素的味道不是这样的啊……”雷狮蹙眉盯着他,紫色的眸中闪过疑惑,“怎么这么像OMEGA的……?你又跟哪个OMEGA近距离接触了?”

“我哪有,今天不是一天都跟你待在一起吗。”

“也是……那你怎么回事,难不成你没有易感期是因为你其实是OMEGA?”

安迷修也觉得自己似乎哪不对劲了,明明平时闻到雷狮强烈而具有攻击性的味道只觉得熏人,今天却觉得那如烈酒般醉人的味道,想让他沉浸其中。

雷狮把啤酒放下,从背后抱住安迷修,低头靠近他后颈处,诱人的香气萦绕在鼻尖,他张嘴露出尖牙,狠狠地咬下去。

“!”

安迷修闷哼一声,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渗入体内,后颈处又疼又酥麻,雷狮的舌尖将流出的血舔去,松开牙齿,道:“你还真变成OMEGA了。”

“这……怎么回事?”

安迷修捂住被咬的地方,脸上有些慌乱,做了19年的ALPHA,突然被人告知他其实是OMEGA,内心的震撼有多大可想而知。

“谁知道呢?医生都查不出来的症状,你问我有什么用。”雷狮挑挑眉,舔了舔嘴角。

安迷修感觉头疼,雷狮伸手将他的脸侧过来,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两人唇齿交缠,气氛瞬间变得火热,“啧啧”的水声响起,雷狮眸色渐深,一把抱起安迷修,向室内走去。

被标记后的OMEGA身上的信息素外人只能闻到标记他的ALPHA的味道,所以并没有人发现安迷修的不对劲,只以为他和雷狮待久了,沾染上了他的味道。

卡米尔是第一个发现自家大嫂的异常的,毕竟他们两人虽然经常待在一起,但也不免会有较长时间分开的时候,安迷修身上始终沾染着雷狮信息素的味道,想想就知道不正常。

于是卡米尔去问了雷狮。

“嗯?你说安迷修?他其实是OMEGA啊。”雷狮坐在椅子上,双腿搭在桌子上,手上拿着手机给安迷修发短信,懒洋洋地回道。

卡米尔压了压帽子,暗道果然如此。

雷狮易感期时,安迷修不管有多忙都会赶过去,因为这时是ALPHA最敏感的时候,雷狮与家里关系并不好,所以一直都和卡米尔住在一起,后来上了大学,卡米尔则在高中住宿,两人便同居在了一起。

雷狮吃饭很挑剔,安迷修来了后就更挑了,经常气得安迷修摔筷子,但还是为了雷狮练习厨艺,做的都是雷狮喜欢吃的。

“你能不能不要老在我做饭时骚扰我!”

安迷修切着菜,头上青筋直跳,恨不得把菜刀扔到他身后的男人身上。

“我这是监督你,万一你又像上次给我放了不该放的怎么办。”

“我又不知道你不吃青椒。”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果然这家伙还是易感期的时候可爱些。

易感期时雷狮要么低落要么暴躁,经常抱着安迷修把头埋在肩窝闷着不说话,安迷修看着心都软了,这样的雷狮真的少见,不过安迷修还是希望这家伙能每天都那么嚣张自由。

两人的关系是在大学时公开的,不过很多不了解他俩的人都觉得这是谣言,毕竟每天早会都会互怼的两人,怎么看都不觉得像一对情侣。

但了解他俩的每天都觉得要被闪瞎了,卡米尔首当其冲,经常受到两人的摧残,因为他俩总能因为大事小事吵起来,所以雷狮每次都会跟卡米尔抱怨。

卡米尔:我好累,我才十几岁。

反正不管怎么样,大嫂都会原谅大哥,几个小时后两人准能重新粘在一起。

“雷狮,你就不能好好爱惜自己,老是打架做什么。”

安迷修边给雷狮上药,边跟他道,虽是在埋怨,萤绿色的眸中更多的都是心疼。

“哼,若不是那些鶸先来惹我,谁会理他们?”

雷狮坐在椅子上,乖乖地让安迷修上药。

雷狮最讨厌看到安迷修对女生那么好,常常因此吃醋,对此安迷修哭笑不得,他对女生绅士点都能惹到这个家伙。

后来两人互相约束对方,只要雷狮不惹事,他就远离女生。

“他们都是哪个班的?”

“你问这个做甚?”

“少废话,赶紧说。”

翌日,那个班的班分便被扣了,并且广播全校通报批评。

“唷,安大主席,你这是公报私仇啊?”

雷狮笑着对身旁正写论文的那人道,安迷修看都不看他:“我这是按校规办事,你也被扣分了谢谢。”

“但也没被广播通报啊。”

“那你是想被通报了?”

“你去呗,难不成本大爷还会怕这个?”

“……”

End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