汣柒

杰佣雷安不拆逆
沉迷凹凸第五
嘉瑞金杂食

【杰佣】《遇灵》

[前言:好久不见啊各位x这里是静静。

本文是我拖了很久的杰佣短篇,灵感脑洞来源于茵蝶太太的mmd剧情手书,视频指路av24916663

已经获得太太的授权√

今天也是太太的生日,祝茵蝶太太生日快乐呀xd

这也算是给太太的生日礼物叭qwq

快要开学了以后可能会咕很久,这文是我通宵肝出来的,谢谢你听我bb这么久,那么接下来看完文章说明后看文吧↓]

★杰佣杰佣杰佣,拆家对家ky退散

★文笔渣,轻喷

★架空世界,私设奈布已死,杰克是通灵师所以可以看见奈布的灵魂

★人物ooc警告!

★标题是我随便取的,实在是不知道取什么[允悲]

★中间有刀子,结局算是he...吧?

★肝了一个通宵,遭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人死后会是怎么样的呢?

奈布在死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直到他死之后,他才知道,人死后不仅不会下地狱,也不会上天堂,而是像他现在这样——一个人,或者说是灵魂,孤零零地待在熟悉的街道上。

现在是白天,这里还是像往常一样热闹,一点没变。

路过的行人面不改色地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奈布沉默了几秒默默退后几步,虚靠在墙上看着人来人往。

他生前是一名雇佣兵,一直帮人卖命杀人,在世界的灰色地带浮沉了一生,最后在一次任务中不慎身亡。

也算是解脱了吧……可是,还是很不甘心呢,就这么死去了。

母亲,您逝世后是否待在我身边呢,可为何我现在看不见您了呢?

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还会持续多久?或者说...会一直这样...

奈布举起手,白皙的有些病态,他可以碰到自己,但是却没法碰到别人。

毕竟是灵魂啊……

而且他现在也不是站在街上的,正确来说应该是飘着。

“诶……”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奈布闭上眼,感觉十分的疲惫,昏睡过去的前一秒,他想着,原来变成幽灵后也需要睡眠吗?

黑暗中一片混沌,奈布看见了很多人,却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嘈杂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一幕幕模糊又熟悉的片段闪过,混乱中他却突然闻到了玫瑰花的幽香。

奈布猛地睁开双眼,现在已经临近黄昏了,街上的人已少了许多,玫瑰花的香气在鼻尖萦绕,眼角瞥到一抹艳丽的鲜红,他定睛一看,一束玫瑰花放在他脚边。

蹙了蹙眉,他下意识弯下腰拿起来,拿到手中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不对!他不是不能碰到实体的吗?!

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有人故意放在这的吗?

他突然听见了一声惊呼,抬眼一看,一个路人目瞪口呆地正看着他——不,应该说是看着他手中的玫瑰花。

那人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嘴里念念有词:“我……我在做梦?玫瑰花会浮空了??”

奈布听到这话后手一哆嗦,玫瑰花从手中脱落,摔在了地上,几片花瓣扬起。

“你磨蹭什么呢!还不快走。”一个男生在前方催促着那人,发现没反应干脆直接跑过来拉起还在犯蒙的人就走,远处隐隐传来两人的对话。

“我……我刚才看见玫瑰花浮空了!”

“你又做梦呢?玫瑰花怎么可能浮空。”

“难道……是我的错觉??”

“肯定是错觉啦,好啦别说了赶紧回去,不然爸妈又要催了....”

奈布愣愣地看着地上的玫瑰花,却不敢再捡起来,陷入了沉思中。

不知不觉来到了街道的木椅旁,四周很冷清,这里是新建的居民区,这个时间段都是没有什么人的。

奈布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一下木椅,冰凉的触感从手心传来,他不禁瞪大双目。

……自己可以碰到实体了?!

可是……为什么?是那个玫瑰花的缘故吗?还是说他睡了一觉的原因?

但是来这的路上那些路人依旧穿过了他啊。

奈布百思不得其解。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默默坐下,闭上眼放空了自己没再去想。

带着节奏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在冷清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突兀,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停了下来,奈布睁开眼,一个正背对着自己的黑色身影映入眼帘,他十分高挑,放在人群中一定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

那人突然转身向他走过来,奈布一惊,瞬间被那人酒红色的眼眸捕获了视线。

“你叫什么名字?”

奈布眨眨眼,看着眼前对着他半蹲下来的俊美男人,愣愣地道:“我……我?”

“嗯。”男人点了点头。

“你能看见我?”

“是的。”

“为什么?”

“因为我是通灵师。”男人笑了笑,“你看到玫瑰花了吧,那是我放在那的。”

“看到了……通灵师是什么?”

“我的小先生,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可否能将你的名字告诉我呢?”

“……奈布·萨贝达。”

“我叫杰克,至于通灵师,就是能够看见灵魂的人,不过一般很少见,我就是这其中之一。”

奈布皱眉道:“我能碰到实体是因为你吗?可是为什么……这世界上这么多灵魂,你偏偏……”

杰克无奈地摇摇头:“不不不,奈布,能碰到非人的实体是你自己的原因,跟我没关系。而且,你真的以为人死后都会像你这样吗?错了,其实大多数人死亡后灵魂都会直接消失,像你现在这个状态都是因为执念太深的缘故才能如此。”

执念……?

奈布脸上一片茫然,“可我没有什么执念啊。”

“我想,你应该是不愿这么早早的逝去而如此的吧。”杰克看着那双漂亮的蔚蓝色双眸,平静地说道。

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奈布听到杰克的话,有些惊愕。

的确......他一生都在混沌中度过,最终死于非命,怎么可能甘心呢?

奈布的表情变得有些黯淡。

杰克看着他,有些心疼,毕竟这么年轻就失去了生命,大多数人都没法接受的吧。

而且,像奈布这种因为执念存在于世间的灵魂才是最可怜的,如果没有通灵师的存在,他们将永远陷入无人能够看见,无人能够触碰的世界里,像是空气一般。

杰克突然开口道:“小先生,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他像是被鬼迷心窍了一般,对奈布发出了邀请。

奈布听到这话怔了怔,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话说的,怎么跟求婚似的?”

杰克看着青年的笑颜,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那就当我在求婚吧。”

说着,他竟然真的对着奈布单膝下跪,并从背后不知从哪拿出来的一束玫瑰花拿在手中递了过去,另一只手伸出来平摊着,等待着眼前人的回应。

“答应我吗?”

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笑意,等奈布回过神来,他已经接过了玫瑰花并将手放在男人的手上了。

他听见自己说:“嗯。”

明明是初次见面,奈布却还是忍不住答应了这个人,后来他想,或许是因为,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他还存在的人,只有这个人了吧。

而且他答应了后才发现,他居然还可以碰到杰克,不过这次是因为杰克的缘故,通灵师是可以触碰灵魂的。

之后的时光,两人相处得意外和谐,渐渐地开始了解对方,杰克是孤儿,本来在福利院,后来有能力后便出来独自生活,发现自己和其他人不同时是在10岁的时候。

他们有时候会互相斗斗嘴,杰克身高有190多,所以每次170多的奈布都得仰头看他,杰克发现后就经常蹲着跟他说话了,但对此奈布并没有表现高兴,反而……

“你可不可以别蹲着了,我可以够的到。”

奈布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开口对面前把玩着玫瑰花的男人道。

“因为你太矮了啊。”

奈布:“……”

“把你这腿一半砍了不就是了。”

“你这思想很危险啊,我的小先生。”

“你这么高,天塌下来第一个砸的就是你。”

“这样不好么?我可以为你顶起一片天了啊。”

“滚。”

“那,你蹲下。”

“做什么?”

奈布下意识地听从,然后被拦腰一把抱起。

“??!!”

杰克掂了掂怀中人的重量,“你好轻啊。”

“废话我是灵魂当然轻啊……不对!快把我放下来!”

“这可由不得你。”

“……”

奈布一直都把杰克当做唯一的朋友看待,即使在生前,他也不曾有过朋友,杰克是他第一个真心对待的人,两人十分亲密。

但当杰克喝醉酒的那天对他说的话以及对他做的事后他才意识到,他跟杰克关系已经变质了。

“奈布……”

那时杰克一身酒气,抱住了正要把他丢进卫生间洗澡的奈布。

“怎么了又……”奈布感觉头痛,只想赶紧把这个家伙扔进厕所里自生自灭。

杰克突然低头,吻住了怀中人柔软的唇瓣,奈布反应过来后整个人都当机了。

不过杰克并没有太过分,只是轻吻,奈布赶紧把脸撇开,眼中满是惊愕。

不会吧……?

杰克,对他有那方面的想法?!

“奈布……我想要你。”

杰克紧紧地抱着他,在他耳边轻声低语,奈布的耳朵十分敏感,被这么一弄整个人都懵了,杰克趁机把人抱起来就带进卧室。

“……??!”

卧槽,这货是装醉!

奈布罕见地爆了一次粗口,但是他发现的已经太晚了。

那晚后,两人一跃升为恋人关系,虽然奈布对这个发展的确是有点看不懂,但是他也渐渐发现自己其实早就对杰克有感觉了,只是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一直没有意识到。

而成为了情侣后奈布也清楚地意识到杰克是有多么的流氓,每天都会来调戏他几句,奈布十分的崩溃。

“为什么你能这么流氓啊?!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退货就别想了,对自己爱人流氓不是很正常的么。”

“……”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他们两个都以为生活会这么继续下去。

可是老天却总喜欢开玩笑。

奈布突然消失了。

那天早晨他还好好的看见奈布在他身边待着,但当他出门一趟回来后就发现,奈布不见了。

他以为奈布是出去走走,就没多想,可当到了晚上时他才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杰克冲出去四处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找不到,哪都找不到,奈布像是突然消失了。

一直找到凌晨12点,杰克都没有找到奈布,他甚至又重新跑回家一趟,他总觉得奈布还在家里等着他,但是……没有,偌大的屋子里找不到一个人影。

杰克又回到了两人初遇的地方。

那天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

他捂住脸蹲下身来。

……你去哪了?

奈布失踪了已经有一个月了。

杰克也失眠了整整一个月,即使是受不住睡着了,在梦里也都是奈布,他梦到奈布灵魂消失了,地上都是血,满地的血,刺眼红色将他一次次惊醒。

杰克不知道,奈布其实一直在他身边,看着痛苦不堪的杰克,奈布心痛地无以复加。

他一次次尝试触碰杰克,不停地喊着杰克的名字,但是杰克听不到,也感受不到。

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他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等到的美好,为何给予了又要将它夺取?!

奈布握紧了双拳。

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果真是生与死。

以前是他与母亲,现在是杰克和他。

泪水从奈布的眼角无声地划下,他活了二十多年年,懂事后除了母亲逝世的那几天,便再也没哭过。

这是他成年后,第一次落泪。

杰克又回到了两人初遇的木椅那,他颓废地坐下,低着头沉默着,奈布紧跟在他身后,停驻了一会儿后走了过去,坐在了杰克的旁边。

他伸出手,轻轻放在杰克的手背上,露出了温柔的笑。

亦如初遇那般,男人对他伸出手,他轻轻放上去,展出了笑颜。

熟悉的玫瑰花香气萦绕在鼻尖,奈布将头靠在杰克肩膀上,安心地闭上了双眼。

两人陷入了熟睡之中,互相依偎着。

杰克在混沌感受到了重力,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看向身旁,看清后瞪大了双目。

失而复得的惊喜将他整个人都埋没,注意到了奈布放在他手背上的手,立马将人紧紧搂进怀里。

“……你去哪了?”杰克的声音有些嘶哑。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你看不见。”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一次,再也不许你离开我。

END

评论(2)

热度(20)